“矿霸”们的突围之路

陈炜

2018年11月19日15:47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在中国加密货币领域,有三大“矿霸”,分别是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它们销售算力占据国际开采算力的几乎全部。

对于这些巨头而言,登录资本市场,是“矿霸”们共谋的话题。

但这条道路似乎并不平坦。

近日,有“香港区块链第一股”之称的嘉楠耘智再次面临融资难题,几乎同时,另外两家“矿霸”也面临类似挑战。

如今,币圈市场发展面临重重阻碍。一位币圈人士告诉人民创投(公众号ID:renminct),这主要源于加密货币比值下降,交易信誉度下降,技术人才不完善,顶层设计无法落地等原因。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在接受人民创投(公众号ID:renminct)采访时表示,若要改善如今这些困难,要着力于将技术应用于实践,在经营过程中,将不诚信的企业推出去,把人才和经济学家引进来,虽然区块链在短期内不被人们看好,从长远角度看,可能会有不错的发展空间。

上市被拒

5月5日,嘉楠耘智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书,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集团、瑞信、招银国际担任其联席保荐人,其筹资目标原先预计10亿美元,后期定位至少4亿美元。

招股书称,嘉楠耘智是一家就复杂计算问题提供先进半导体解决方案的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特别是在高效能及重复计算ASIC芯片方面,是领先的IC设计公司。

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数据显示,2017年,嘉楠耘智挖矿产品出货量占总算力19.5%,全球排名第二。

作为“矿霸”中的一员,从建立初期到现在,嘉楠耘智增长道路极为强劲。

从2015年到2017年,数字货币迎来高涨,区块链概念企业盈利随之水涨船高。嘉楠耘智2015年营收4770万元,到2017年增长至13.0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423.7%;净利润也从2015年的150万元增长至2017年的3.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45%。

但是,这样的迅猛势头并不能帮助嘉楠耘智在资本市场中披荆斩棘。

11月14日,根据港交所最新IPO审核公告,中国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上市材料审核流程中断,港交所官网显示状态为失效,其IPO宣告失败。

嘉楠耘智的这次登录资本市场失败,并不是第一次,而是第三次。

最开始,嘉楠耘智尝试登陆A股。

2016年,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拟以30.6亿元全额收购嘉楠耘智股权。

材料显示,本次收购行为前两大股东持股比例类似,这种情况被市场有关人士解读为“借壳”上市。

因为IPO方案披露的上市后承诺业绩和估值被认定难以完成,因此遭到深交所多次问询。

最终,鲁亿通公告声称,因为国内证券市场环境、监管政策等客观因素发生变化,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宣告停止。

这意味着,本次登陆资本市场的尝试宣告失败。

2017年8月,嘉楠耘智进行第二次尝试,这次尝试的目标是新三板。

作为新三板运营商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其进行三轮问询,虽嘉楠耘智均给予回应,但是结果最终也不了了之。

何一平认为,嘉楠耘智没能上市成功,主要因为类似企业没有可持续的现金流,没有未来。这种矿机企业,虽然通过短期盈利获取暴利,但是获利不代表可持续,作为上市公司,很重要的义务是通过经营能够为投资者带来持续性收益,如果没有可持续性能力,自然无法上市。

祸不单行

三大“矿霸”除了嘉楠耘智,还有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

比特大陆主营业务专注于对数字加密货币挖矿设备以及数字领域人工智能ASIC芯片的设计和销售。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是全球最大的基于ASIC加密货币矿机公司,占有全球74.5%的市场份额。其中,比特大陆主要收入来自于四个方面,分别为矿机销售、矿池运营、矿场服务和自营挖矿。

相比比特大陆,亿邦国际主要是设计、生产和销售区块链处理器,同样也具备ASIC芯片设计能力,其发展可追溯至2010年的浙江亿邦。

彼时,亿邦国际主要从事通信网络接入设备。2014年在区块链技术兴起后,亿邦国际开始研发、生产和销售区块链处理器BPU,也就是矿机。

根据Bernstein和艾瑞咨询数据,全球比特币BPU市场前三大生产商占2017年销售总收益及已售算力的90%,其中亿邦国际排名第三,市场份额为11%,另外比特大陆排名第一,占据了75%的市场份额,嘉楠耘智排名第二,占据14%市场份额。

除主营业务外,“矿霸”们的业务盈利占比也极为相似。

截至2017年,比特大陆矿机销售22.63亿美元,营收占比89.9%;亿邦国际区块链业务占比94.6%,嘉楠耘智矿机销售占比99.1%。

因为主营业务相似,其发展轨迹和对数字货币大环境的迎合趋势也相近。

2015年到2017年的三年中,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价格大涨,2015年,比特币单价400多美元,2017年为14000美元,增长35倍。

这段时间,三大“矿霸”呈火箭式发展。

嘉楠耘智从2015到2017年主营业务收入年复合增长率423.7%;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1445%;同期,比特大陆收入从1.37亿美元增长至25.18亿美元,净利润从4860.3万美元增长到7.01亿美元;亿邦国际的营收也从2015年9千万元增长至2017年的将近10亿元。

到2018年,随着比特币价格暴跌,“矿霸”们的经营形势均不容乐观,以比特大陆为例,由于加密货币价格变动,公司减值损失1.03亿美元。

除经营形势面临困境,加密货币在其他领域均存在风险。

比特大陆招股书显示,公司正面临“发布有关经营所处加密货币行业的新法律、规则和法规并加强对现有法律规则和法规的执行”的风险。

亿邦国际IPO申请书表示,市场不接受区块链技术,甚至失去信心,这些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发展不利,会导致上游挖矿机前景受阻。另外,对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的经济回报、比特币流行度、中国和海外市场监管环境均存在不确定因素。

难兄难弟

嘉楠耘智在2018年5月计划登陆港股市场后,6月份,亿邦国际紧随其上,提交港股IPO申请。同年,比特大陆也递交招股说明书。

除了嘉楠耘智外,其他两位“矿霸”上市同样艰难。

此前,在2015年,浙江亿邦成功登陆新三板,但在2018年从新三板除牌,之后准备登录香港市场。

针对为何除牌,亿邦国际董事曾透露,新三板上市交易不活跃,因此从新三板变为香港市场,这符合集团最佳利益。

近日,亿邦国际IPO被港交所叫停。据悉,亿邦国际涉嫌参与非法集资,主要牵涉同P2P平台银豆网的非法交易。

在亿邦国际递交上市申请书差不多一个月后,7月18日,银豆网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李永刚失联,资金无法兑付,运营即将停止,警方通报称,银豆网涉嫌非法集资已经被立案。

在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期间,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的妻子崔宏伟向亿邦国际转入5.249亿元,今年3-4月,亿邦国际向崔宏伟转出3.8亿元,剩余的1.449亿元则去向不明。 该违规行为的受害者认为,以上逾5亿元资金属于银豆网投资者,亿邦国际应予归还。

受此影响,亿邦国际正配合警方调查,上市时间受到影响。

比特大陆也不顺利。在9月递交上市申请后,仅过一个月,就被相关部门发现“以虚假陈述误导投资者”, 比特大陆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其融资获得来自红杉中国、俄罗斯投资机构DST Global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 Private Limited的4亿美元B轮融资,随后DST Global和GIC均出面给予否认。

比特大陆上市反复无常。在2018年9月比特大陆申请上市后,港交所在9月14日披露的待处理发行人名单中,并未出现比特大陆的名字。一位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比特大陆受到当下种种负面舆论影响,暂时搁置了上市计划。

9月20日,数字货币资讯网站Coingeek创始人Calvin Ayre在Twitter上爆料,比特大陆将终止IPO并尝试重组。界面新闻记者从一位接近比特大陆高层的知情人士处获悉,比特大陆确已终止IPO。

当比特大陆上市基本被“判处死刑”的时候,又有最新消息传出,11月5日,香港交易所疑似出现比特大陆临时代码,号码为90027,比特大陆上市疑似通过。

但是,直到现在仍没有确切信息证实比特大陆的上市。

挑战与突围

在何一平看来,加密货币企业和区块链企业都面对很大困难。

加密货币企业主要包括挖矿企业,矿机企业和交易所。何一平表示,这类企业在前两年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投资者的盲目投机行为赚了很多钱,由于投机属性强,因此不具备可持续,如果大家意识到币圈不具备盈利能力,那么矿机销量必然下降,交易所流量也会受挫。

何一平认为,币圈发展刚刚起步,过去空气币泛滥,圈钱容易,劣币驱逐良币,很多技术人员本来有志向进行技术研发,但是看到钱来得如此容易,便没有动力进行技术开发和应用。

区块链企业同样面临困难,何一平认为,首先是技术,如今的区块链技术不完善,速度缓慢,生态搭建不充分,人才有限。对于区块链从业团队而言,仅有技术团队是不够的,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生态模型和经济模型的搭建经验,这需要大量经济方面的人才。总体而言,这个过程很缓慢,再加上涉币的区块链企业人人喊打,大家对区块链企业的信誉产生怀疑,这些都是困难所在。

为了实现顺利突围,以比特大陆为首的一系列企业开始尝试转型。

10月17日,比特大陆正式发布终端人工智能芯片BM1880和BM1682,作为一家加密货币企业,研发芯片代表比特大陆进入人工智能领域。

目前,比特大陆的营收主要来自矿机等相关业务,今年上半年,矿机销售收入占比高达90%。但是,比特大陆CEO 吴忌寒希望,五年内AI营收占比达到40%,并逐步摆脱矿机制造商的称号。

何一平表示,未来,即使是加密货币类公司,也要有区块链思维,尽量突破技术瓶颈,对于技术研发而言,仅有纸面和理论上的技术是不够的,落地和应用需要非常复杂的经济模型和生态模型,这需要精巧的设计,因此首先要解决人才储备的问题,其次要有相应的落地场景来帮助企业锻炼和培养搭建经济模型。

何一平认为,前两年,大量币圈和链圈的从业人员从中攫取大量资金。如果未来不脚踏实地做实事,它们的生存就一定会面临危机。

(责编:黄玲丽、张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