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强监管下币圈机构众生相:有的转移市场 有的创新骗局

孟凡霞 刘四红

2020年04月03日12:14  来源:金融科技频道
 
原标题:新一轮强监管下币圈机构众生相:有的转移市场 有的创新骗局

尽管整体价格走低,但虚拟货币炒作交易并未“熄火”。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刷量、篡改数据等乱象频出,引发多地监管及自律协会关注并发文警示。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新一轮强监管下,币圈反应不一,一方面,严监管下,有机构对“合规”发展的渴望愈发强烈,对国外牌照申请表现了十足的热情;但另一方面,也有机构“充耳不闻”,计划再赚一波“快钱”。

微信图片_20200402203248

再下一城 监管识破花样套路

虚拟货币交易乱象频出,再度引发多方监管及自律协会的关注。4月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中国互金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当前国际金融市场波动较大,有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开始炒作“虚拟货币是超越黄金白银的避险资产”概念,而实际情况却因价格大幅下跌致使消费者损失惨重。

不仅如此,这些平台还通过机器人程序刷量、篡改数据等行为,借以营造出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的“繁荣”假象甚至有平台直接采用粗陋手段,爬取其他平台信息,完全复制伪造交易量。

而在诱导消费者入场后,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再采用各种操纵市场手段侵占消费者财产。一方面,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平台通过高买低卖、高频交易等恶意操作程序侵占消费者财产;更有甚者,会通过宕机、拔网线、冻结资产等手段使交易突然停滞,参与杠杆交易的消费者因无法主动平仓引发爆仓而损失惨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针对虚拟货币炒作交易新型风险,监管层面正在不断加码进阶。除了加强警示、打击清理外,监管层亦通过市场调查、监测分析等,进一步识破了交易所的花样操作套路及市场现状。

正如“315”期间,央行发文揭露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刷量、宕机、洗钱三大花样诈骗套路,通过平均换手率等数据分析,指出境外前三大虚拟货币交易商均存在采用机器人刷量的重大嫌疑,并通过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提现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存在比特币多次小额累计转入、一次大额转出清零的现象,符合洗钱行为的基本特征。

除了央行外,近期包括河北、山西、山东、内蒙等多地均纷纷提示虚拟货币炒作风险。4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就指出,近期,“区块链”概念较热,不法分子通过发行所谓的“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应谨防利用“区块链”“虚拟货币”进行非法集资。

魔高一丈 骗局向下沉市场转移

“山雨欲来。”一币圈人士如是感叹。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新一轮强监管下,币圈主要呈现出两种反应。一方面,严监管下,有机构对“合规”发展的渴望愈发强烈,对国外牌照申请表现了十足的热情;另一方面,也有机构表示已“见怪不怪”,并继续投入至“套路”事业中,计划在疫情结束前再赚一波快钱。

“从此次币圈整体反应来看,部分头部交易所对‘合规’运作的渴求更加强烈,基本上只要一个国家开放合规牌照申请,就会有包含交易所在内的大量区块链企业积极申请。”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指出,在多番严监管之下,已有从业者开始行动,如国内一些去中心化行业应用和生态建设者法律意识得到增强,此外,公链圈相较此前更加规范,比较好地区分了融资和技术的关系。

不过,亦有机构与监管意图背道而驰,从市场表现来看,虚拟货币交易愈发活跃,资金在币市里流动也较往常更激烈。币圈从业者林波(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监管警示出来之后,有用户担心币价下跌,但没过多久又回归平静。交易所正常运转,项目方四处宣传,币圈发行、交易市场并未“熄火”。

林波直言,“大家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有的闷声筹划,有的甚至更为活跃。如部分交易所就在考虑如何业务更新迭代,一些匿名聊天工具也在发行虚拟货币,不少项目方也在火热圈钱计划上线交易所。”

“在中高端市场傲视群雄后,我们即将切入更为广阔的下沉市场,4月1号19时下载钱包,盯住群消息,买的越早价格越低!”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期就有一个币圈项目方在微信群推广,根据介绍,该项目是其原有公链新发行的一个超级节点挖矿平台,并发行了相应虚拟货币,主要通过比特币对撞(购买)、挖矿产出,开通后将同时上线交易所。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方宣传极具诱导性,并宣称自身为又一颠覆性的创新发明,在技术和模式上有了更新飞跃。

除了项目方创新骗局之外,熊市之下,虚拟货币借贷也再次遇热,不少虚拟货币资产管理平台、交易所等,加大推出虚拟货币质押贷款服务。其中最为火热的一种C2C借贷模式大致为:借贷者通过质押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给平台,平台根据时价的一定比例(一般为五至六成,也有平台放到八九成)来设定贷款额度,出借人根据平台提供的额度和对应的利息自行考虑是否提供出借,平台本身不参与到借款还款流程,主要提供撮合并收取对应比例的撮合费用。

此外,除了业务模式更新外,币圈的传播地域也发生了改变。刘峰指出,目前,很多炒作的概念如“虚拟货币是超越黄金白银的避险资产”、“虚拟货币优于股市只涨不跌”等口号,开始更多出现在一些三四线城市,甚至更为下沉的市场,有往资金盘、传销口转移的风险。

如何防范?抓好资金通道是关键

针对非法虚拟货币市场,监管部门一直保持高压打击态势。不仅是金融监管部门以行政手段发布“禁令”,且多地公安部门均已行动起来执法。中国互金协会指出,任何机构和个人都不得参与虚拟货币交易活动及相关投机行为,消费者不要盲目跟风参与相关投机行为,如发现有任何机构涉及此类非法金融活动,及时向有关监管部门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外,针对“出海”经营逃避监管,一接近监管人士进一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不管公司主体设在国内还是国外,只要涉及到为国内消费者提供非法交易通道,就要被严惩。此外不仅针对发币企业主体,只要为注册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提供引流、服务以及资金通道的企业均要打击。

“多方整治下,监管层将进一步加强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制定,对区块链技术发展进行更好的引导,同时,也将对新技术融合下的新诈骗手段、违法行为进行有效查处。”谈及防范手段,刘峰认为,一方面要加大对非法金融活动的监管查处,另一方面抓好资金通道,从银行体系等建立完备风控体系,通过更好更优的算法来辅助探测这些非法金融活动,合法合规保护投资者的资金和权益。

前述接近监管人士也透露,“当前,监管正在通过支付结算方面发现问题、切断端口、从严打击。在全国范围主要由央行牵头,地方具体清理整顿则由金融局开展,联合公安、税务等手段进行排查。整体原则是,任何虚拟代币交易行为均不允许;配合支持虚拟代币交易的任何附属行为也均属违法,不管怎么变形,均要被严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刘四红

(责编:岳上媛(实习生)、王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