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区块链

区块链思维赋能基层治理

黄 莉
2020年12月29日09:16 | 来源:红旗文稿
小字号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强调,“加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破除制约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的体制机制障碍”,要求 “提升大数据等现代科技手段辅助治理能力”,为创新发展基层治理打开了全新境界。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科技在提升疫情防控和社会治理效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探索利用科技思维赋能基层治理体系,是基层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效途径。

科技带动基层治理转型

科技是国家强盛之基,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为人类文明进步提供了不竭动力源泉。实践证明,日益完善的科学技术已成为影响基层治理的关键力量。

科技改变生活。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力的大发展必然要求变革现存的生产关系。从石器时代到今天,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从游牧文明走向农业文明、工业文明,走向信息化时代,人类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技促进生产,科技诞生了工业化,科技提升了城市治理的水平和能力。当今世界正处在科技大变革的前夜,互联网及新兴科技的诞生和发展,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生产力和社会劳动效能,并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迅疾地冲击人类的时空观念和交往思维方式。以互联网技术领衔的信息化和智能化革命,正在给人类的思维、生产、工作、生活方式以及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乃至经济社会运行模式、政府治理方式带来深刻变革。

基层结构由单一行政化向多元扁平化转变。基层是社会生活的底层支撑,也是最低一级行政区域内的国家政权。金字塔式地方政府层级结构,导致基层在上传下达信息时,时常出现层级过多、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解决、群众缺少知情权和参与权等现象,地方政府服务与管理效能难以提高。伴随着“互联网”时代到来,形成了多元化、扁平化的政府层级架构。通过压缩行政管理的层级, 让政策在上传下达过程中更加通畅,也让政府角色从管理者向服务者转变,强调政府建设中社会、企业等多元主体参与,极大地改变了单一化、行政化倾向,让贴近公民意愿和利益诉求的多元社会组织成为合作主体。

基层生活由静止封闭向流动开放转变。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农村基层组织与管理体制经历了从人民公社时期的社队制,到村民自治时期的村组制,再到城乡一体的社区制三次重大改革。无论是在人民公社时期还是在村民自治时期, 村集体组织依然延续,基层生活大多以农为生、世代定居,具有强烈的封闭性和排他性。当前,随着新科技融合发展与广泛应用,智慧商业、智慧政务、智慧城市越来越多地成为生活现实。自动交易、虚拟互动、便捷服务和便利交通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生活福利,打破了基层生活的地理和空间限制,城乡之间、工农之间及乡村内部的流动日益加快。不少人务工经商或移民城镇,也有不少人远赴他乡承包经营,一个村庄的居民也不再是世代聚居的“本村村民”,静止封闭的村落和集体组织日趋瓦解,呈现空前的流动和开放。基层民主自治制度从“村民自治”向“居民自治”转变。基层自治制度不再是一种封闭和排外的体制, 而是赋予所有在基层生产和生活的人们以公共事务的参与权和管理权, 最大限度地保护人们的民主权利。

区块链思维的内涵和特征

区块链不仅是一种技术,更代表一种理念。区块链思维是数字化世界的一张通行证,是提前触摸未来的一份行动指南。它被称作“互联网思维的升级版”,集中了区块链技术的所有特点和优势,体现了开放、平权、互信、自治、协作、共享的思维观。

区块链思维的灵魂是共识思维。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共识是奋进的动力。区块链思维是以共识为基石来构筑,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共识。人类纷争、世界动荡、国际矛盾本质是共识的流失、撕裂和瓦解,社会文明、经济繁荣、公民幸福本质是共识的凝聚、达成和升华。区块链思维需要共识思维铸造其经脉灵魂,遵从共识思维可比拟亚当·斯密所提“看不见的手”,它只需每个个体秉持理性追求共识就能使得社会大发展。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更加凸显了共识思维的重要性,只有凝聚人类是一个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这个“共识”意识,才能为社会闯过“至暗时刻”指明方向,推动全球和谐发展,共创人类美好未来。

区块链思维的基础是智能合约思维。“人无信不可,民无信不立,国无信不威。”区块链便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合同,即智能合约。其具有可追溯性、不可篡改性、不可抵赖性,是区块链建立信任机器的基础。对于一国来讲,国之玉玺,郑重一落,就印盖出了国家信誉;对于个人来讲,名章为凭,红印一盖,就代表着本人信誉。小小的“印信”,铭刻出了大大的信誉。但我们生活的当下,被人“放鸽子”、企业信用破产、个别领导违纪违法等现象仍然屡见不鲜。人类行为的复杂化,需要通过“印信”来规范。智能合约好比这枚“印信”,它是区块链上代码形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契约,在公开透明的链上自然履约,能最大限度地降低违约率,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将智能合约思维运用在基层治理方面,可以增加工作透明度,提高工作效率,降低信用风险,增强政府执行力和公信力,为构建全球信任体系奠定社会基础。

区块链思维的本质是众治共赢思维。船桨划得整齐一致,大船才能行稳致远。区块链思维是以“共享价值链”为主要特征的“众治共赢模式”。人类能打败其他物种,站在食物链的顶端,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众治共赢。众治共赢思维把所有的员工、用户、供应商、广告商等都绑在一起,形成利益共同体,从而激发社会活力。它是双赢思维的扩展, 要求在处理双边和多边关系、系统与外部环境之间关系时, 通过“1+1>2”的机制, 共同“把蛋糕做大”,在不损害第三方利益、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前提下, 各方均取得更好的结果。通过众治共赢思维建设全球新生态,回归区块链价值初心,跨国界、跨种族、跨信仰,最终实现“人人参与,人人获益”。

区块链思维助力基层治理现代化

《建议》要求,“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向基层放权赋能”。推动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离不开科技的支撑和赋能。区块链思维作为一套完整的科技治理理念,在创新基层治理思路、理念、方式、制度等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共识思维创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理念。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由众人商量。过去,在基层治理中,基层组织说了算,没有达成各方共识,难以打动人心、积聚力量、小以成大。将共识思维注入基层治理,促进政务服务从“大政府”中走出来,让多元主体提出自己的利益诉求,在沟通交流、相互妥协、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成社会共识,能极大提高基层治理效能。正如《建议》强调,“完善社会治理体系,健全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城乡基层治理体系,完善基层民主协商制度,实现政府治理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共识思维的嵌入,有助于基层党组织了解掌握社情民意,及时化解矛盾纠纷,解决群众实际困难,实现科学民主管理,降低政府决策的非民主化、碎片化等风险,使得政府的服务更加公平、公正、公开,推动基层和谐治理。

智能合约思维创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式。诚信建设是发展的基石。基层工作复杂,存在群众不信任、干群纠纷多、干群不稳定等问题,严重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借助智能合约思维,按照“党政动手,依靠群众;预防纠纷,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促进发展”的基本思路,创新通过信用建设推进基层治理,坚持一把尺子的标准,将公平公正作为诚信体系建设的首要原则,建立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等机制,将基层个体包括政府人员的诚信积分、诚信痕迹进行不可篡改的存证,用于诚信体系建设的内部绩效管理和诚信奖惩政策的兑现,不仅可以端正党风、政风,提高基层数据的可信性和安全性,而且能淳化社会风气,产生巨大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智能合约思维是基层充满包容、凝聚人心、积攒能量的内生动力,是人际关系和谐、经济发展强劲的厚重基石,对创新基层治理方式、提升人民群众的幸福感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众治共赢思维创新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制度。长期以来,人类解决“你死我活”冲突的经验教训, 使人们认识众治共赢的优越性。在传统政府治理模式下,政府部门掌握着社会运行的大部分数据资源,这些数据资源被不同领域、不同部门管理和控制,亟需一个统一协调、开放共享的平台。基层治理注入众治共赢思维迫在眉睫。众治共赢思维实质是“简政放权”在数字化进程中的实现。它依托区块链技术,创新基层治理制度,突破不同层级主体间的信息壁垒,各个主体充分联系、共享数据,让数据“多跑路”,实现政务数据跨部门、跨区域共同维护和利用,促进业务协同办理,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为人民群众带来更好的政务服务体验,提升群众对政府机关的满意度。众治共赢思维的广泛应用,提高了政府工作人员的办事效率,公民节约了时间成本,有效诠释了人民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涵义,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作者单位:西南石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编:单子璇(实习生)、王震)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